贵州与全国同步小康进程中农民增收问题研究

发布时间:2015-01-04 16:39:55  来源:本网原创    阅读:( ) 麻将159 孙金龙简历 网红培训 波克捕鱼 快播电影网址 摩天之星 快播电影网址 金融交易所 恩施婚纱摄影 减肥网 程序开发 博采 闭关 土耳其旅游报价 出境旅游要多少钱 迪士尼两日游 花都集贤湾旅游区 柬埔寨旅游 海外国际旅行社 旅游攻略 惠州罗浮山 香港迪斯尼旅游攻略

贵州与全国同步小康进程中农民增收问题研究

贵州省农委课题组

编者按:该研究报告得到刘远坤副省长的重要批示:“很好!与全国比,贵州增加农民收入首要的是减少农民,加快城镇化中应加快户籍制度改革。改善农村落后的基础设施条件,农民增收才有基础;加快推进农村“三权”确认,农民才有真正意义上的财产;抓住目前农民收入来源的经营性收入和工资性收入这两个收入主体,加快农业结构调整和增加农民就业机会。通过综合努力,抓好各项措施落实,努力实现省委、省政府确定的农民增收目标,确保2020年与全国同步建成全面小康社会。”

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城乡居民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贵州省委十一届二次全会也明确到2020年与全国同步建成小康社会,以县为单位的农民人均纯收入达到7000元以上。省委、省政府提出与全国同步实现全面小康社会的宏伟目标,是党中央对我省的殷切希望,也是全省各族人民的强烈愿望和热切期盼,更是对贵州实现“中国梦”最生动的诠释。就我省而言,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重点在农村,难点在农民,核心在增收。在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深入推进的新阶段,如何依托山区现代农业发展增加农民收入并建立农民增收的长效机制,始终是我省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农业农村经济工作的重中之重。

一、我省农民收入总体增长迅速

近年来,省委、省政府坚持“加速发展、加快转型、推动跨越”的主基调,大力实施工业强省和城镇化带动战略,以工业化致富农民,以城镇化带动农村,以产业化提升农业,加快推进“四化同步”进程,积极调整农业结构,大力发展特色优势产业,夯实农业农村发展基础,农民收入保持了快速增长的良好势头。

(一)我省农民收入与全国差距缩小,但追赶难度大

2010、2011和2012年,全国农民人均纯收入分别是5919元、6977元和7917元,同比分别增长11.4%、17.9%和13.5%。我省分别为3471元、4145元和4753元,同比分别增长15.5%、19.4%和14.6%,以增速比较,贵州分别高于全国平均水平4.1、1.5和1.2个百分点,从占比来看,我省农民人均纯收入分别为全国水平的58.6%、59.4%和60%,与全国的差距逐年缩小,但幅度偏小、增幅有放缓趋势。与重庆、四川比较,2010年到2012年,我省农民人均纯收入与重庆分别相差1806元、2335元和2630元,与四川分别相差1615元、1983元和2248元,差距进一步拉大。按照党的十八大报告要求,到2020年全国农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将达到12000元左右,我省若只达到7000元,仅为全国的58.3%,差距不仅没有缩小,反而进一步扩大。按照省委、省政府提出的今后五年农民人均纯收入年均增长16%以上的目标,到2020年我省农民人均纯收入突破1万元,接近全国的80%,将实现新的历史性跨越。要实现这一目标,对于我省这样一个经济总量小,贫困人口多,工业化、城镇化水平不高的农业省份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和艰巨的任务,农民收入要追赶上全国的步伐需要付出艰辛而不懈的努力。

(二)我省农民收入增速加快,但区域间差距明显

2010年,我省超过全省农民人均纯收入平均水平的县有41个,占88个县(区)的46.6%,不到一半。2011年增加到47个,占总数的53.4%,超过了一半。2012年达到50个,比上年增加3个县,占总数的56.8%。

2010年超过7000元的县有4个,全部在贵阳市。2011年过7000元的县有7个,比上年增加3个,除贵阳市6个,增加了遵义市1个。2012年过7000元的县有13个,比上年增加6个,其中贵阳市10个,遵义市3个。贵阳和遵义是我省经济基础好、发展速度快的地区,反映在农民收入上也是基数高、增长快,农村实现全面小康也相对容易。而黔西南州和黔东南州等少数民族聚居的地区,由于农业生产条件差、基础设施落后、农民文化技能低和信息闭塞等原因,致使农民增收渠道单一,增收比较缓慢,除州府所在地和个别县农民收入超过全省平均水平外,大部分在全省平均数之下,黔西南州望谟和册亨两县农民收入多年徘徊在全省最末两位。2010年望谟县农民人均纯收入2586元(88位)、册亨县2760元(87位);2012年望谟县农民人均纯收入3771元(88位)、册亨县3970元(87位)。尽管两县2012年农民人均纯收入比上年分别增长19.5%、19.7%,在省内名列前茅,但是基数太低,排名依然没有改变。不仅如此,就连同一乡镇的不同村寨,因为农业农村经济发展条件不同,农民收入也大相径庭。在黔南州龙里县麻芝乡五里村格老湾组,2011年通过“一事一议”项目修建了通组路,随着村民出行方便,与外界的交流增多,经济发展意识也日渐浓厚。村里依托紧靠高速公路的区位优势,积极发展规模化种植以及运输、餐饮等三产,目前养猪10头以上的农户20户,有10余户人家购买了货运车、挖机、铲车和吊车,村里组建多个建筑队到外承包工程,农民收入大幅提高,去年全组农民人均纯收入8300元。而同乡的大兴、永合、光坡、乐阳和定水五个村,因为交通条件差,运输成本高,与外界交流困难,发展缺少门路,单纯以传统种植业为主,2012年农民人均纯收入仅有2800元。按照同步小康创建活动中“三个不能代替”的要求,针对县与县、村与村之间发展不平衡的现状,需要采取因地制宜、分类指导的原则,依据各县发展的实际情况,明确措施,狠抓落实,进一步帮助发展中等县和困难县农民收入实现稳定快速增长。


(三)家庭经营和工资性收入仍是农民收入的主体

2011年我省农民人均纯收入中,家庭经营收入占总收入的47.8%,工资性收入占41.3%,分别比上年减少1.3%和增长3.8%,两项之和占到总收入的89.1%;2012年农民家庭经营收入占总收入的47.3%,工资性收入占41.6%,分别比上年减少0.5%和增长0.3%,两项之和占到总收入的88.9%,从两组数据对比看出,我省农民家庭经营收入呈下降趋势,而工资性收入则保持增长,虽然两者占总收入的比例有所下降,但家庭经营收入和工资性收入仍是农民收入的主要来源。因此,充分挖掘农业内部的增收潜力和着力提高农民非农收入,是保持农民收入持续快速增长的重要基础。

二、实现我省农民增收需要破解的难题

由于自然条件和社会经济的影响,制约我省农民增收的因素既是多方面的,也是叠加性、复合性和长期性的。当前主要表现在几个方面:

(一)农业生产基础条件差,生产效益低。我省大部分农民收入主要依赖农业生产,来源单一,由于人均耕地少,土地破碎质量不高,缺乏先进适用技术,即使有先进技术,也难以广泛推广使用,导致农业生产的科技含量低,农产品竞争力较弱。特别是很多边远贫困山区,经济发展缓慢,水利交通等设施建设严重滞后,依然没有摆脱靠天吃饭的被动局面,粮食综合生产能力难以提高,严重制约了农民家庭经营收入的增加。2012年我省粮食播种面积3054千公顷,排全国第18位,但粮食单产只有3534公斤/公顷,排在最后一位,单产不及第一位吉林省的一半。

(二)农民文化素质低,发展二、三产业困难多。工资性收入快速增长虽然已经成为农民收入增加的亮点,但我省农户普遍存在经营二、三产业层次较低,规模偏小,竞争力较弱,难以承受市场激烈竞争的压力和风浪等问题,以致市场供求的较小波动和国家宏观经济政策的轻微调整都会引起强烈震动。加上贵州农村劳动力总体素质不高,农村劳动力转移后,只能从事简单的劳动或效益不高的工作,工资性收入增长受到限制。从统计部门的调查显示,2012年我省农民外出务工人数达830万人,返乡215万人,回乡创建单位41.1万个,参与创业人数65.5万人,带动就业136.6万人。受文化技能水平低的制约,农民外出务工从事的主要是建筑业、商业、交通运输、住宿和餐饮业等行业的体力劳动,返乡创业者也多数集中在种养业、服务业及交通运输、仓储业等行业,很少涉足工业等投资大、技术要求高的行业。而不论是外出务工,还是回乡创业就业,农民文化技能的高低决定了其收入的多少。

(三)农业产业化水平不高,对农民的辐射带动力不足。2012年我省已有省级以上农业龙头企业401家、农民专业合作社1.28万个,但规模小、数量少,整体发展水平低,竞争力不强的问题比较突出。企业与农户、合作社与农户之间利益连接不紧密,机制不合理、不健全,对农户的带动力不强,还很不适应现代农业发展需要。此外,农产品加工、包装、冷链物流、销售等配套产业发展缓慢,农产品附加值低,也限制了我省农业产业化水平的提高,影响到农民增收渠道的拓宽。

(四)农民缺少引导和信息服务,驾驭市场能力弱。由于农村交通闭塞,信息化建设滞后,信息难以进村入户,农民获取信息手段单一,我省农民种什么、养什么普遍缺乏市场导向,很难及时了解把握市场对农产品需求,从而不能及时调整生产,加之高额的运输成本,使得农产品销售不畅,农民利益受损的情况时有发生。

三、农民收入实现追赶跨越的措施建议

习近平总书记今年在海南考察时指出,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2012年我省城镇化率虽然提高到36.5%,但农村人口仍然占很大比重,加上900多万贫困人口的脱贫致富问题,要实现与全国同步小康,加快农民增收步伐是关键。增加农民收入,既是当务之急,又是长远之计,需要更加有力的政策、更加有效的措施、更加扎实的工作来提供坚强保证。

(一)以增加农民家庭经营收入为主线,提高农业劳动生产率。我省农民人均纯收入中,家庭经营纯收入占比一直高于工资性收入占比。面对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加快提高农民收入的新形势、新任务、新要求,农业发展面临转变农业发展方式,稳定发展粮食生产,积极发展特色农业三大任务。要结合我省实际扬长避短,突出重点,突出特色,进一步增加农民家庭经营收入。一是在提高粮食生产能力上下功夫,利用先进适用技术提高粮食单产,大力优化品种结构,发展粮食精深加工,不断提高土地产出率、劳动生产率、科技贡献率。二是因地制宜,大力发展精品农业和特色产业。进一步优化农牧渔业产品品质、优化区域布局和发展农产品的精深加工,抓好鲜活农产品储藏保鲜,延长产业链,提高产品的附加值,这是农业结构调整的重要推动力量。依靠科技进步,转变发展方式,实现产业升级,推动低端产品向高端产品转化,原产品向加工产品转化,粗产品向精产品转化,分散生产经营向集约化、规模化、标准化、产业化转化,地方产品向优势特色产品转化,推进贵州特色农业发展实现历史性跨越。三是加快发展生态畜牧业。生态畜牧业是农业发展的增长点,是农民增收的主导产业。在稳定生猪生产的基础上,加大畜禽养殖结构调整力度,提高节粮型草食牲畜、小家禽比重,改变畜牧产业结构,发展适度规模,开发畜禽产品精深加工,不断提高养殖比较效益。

(二)以增加农民工资性收入为重点,促进农业劳动力就业创业。工资性收入已占农民人均纯收入的40%多,增长的趋势未减,必须把增加农民工资性收入作为缩小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的主要着力点。要大力推进农业园区建设,加快完善园区基本骨架、重点设施和发展平台,抓好园区主导产业培育和产品营销,重点吸纳农民到园区就业创业,切实发挥园区对农民增收的重要作用。采取鼓励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的战略,努力提高外出务工农民的技能水平和总体素质。加大农民务工技能培训力度,建立完善的培训体系,改革农民培训资金的使用,改进培训方式,大力开展订单培训、定向输送和在岗培训,增强培训的针对性和时效性,提高务工农民的就业竞争力和工资水平。

(三)以增加农民财产性收入为突破,推进农村产权制度改革。从我省看,目前农民财产性收入总量和占比都不是很高,但突破的空间较大。围绕财产性收入的增加,应加快征地制度改革,实行对失地农民土地财产权的公平补偿,对失地农民采取集体留用地、物业置换、提高补偿标准等办法,提高农民在土地增值收益中的分配比例。深入推进农村集体土地、集体林权、宅基地和房屋产权等产权制度改革,完善农村“三权”评估机构建设,建设城乡一体化的“三权”流转咨询平台,通过市场机制使之向资本化方向发展。经营性用地允许农民以多种方式参与开发经营,在符合规划的前提下引导农村集体规范发展公租房等物业经济,让农民更多地分享土地增值收益;健全完善相关法规,扩大农民对土地承包经营权、宅基地使用权和住宅所有权的权能范围,探索市场化转让机制;按照依法自愿有偿原则,健全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市场,增加农民土地租赁收入。积极发展农村金融业,向农民介绍和推广增值收益较好的理财产品,提高农民的动产收益率。

(四)以增加农民转移性收入为导向,加强政策落实和农村社会保障。在农民4项收入中,转移性收入的政策性最为明显,最能体现政府意图,是政府最有条件和理由进行调控的。遏制和缩小城乡居民收入差距,必须重视增加农村居民的转移性收入。一是建议中央继续强化农业补贴政策,并对我省有所倾斜,使我省农民得到的生产补贴收入较快增长;二是着力建立健全农村社会保障制度,大幅度增加农民的保障性转移收入。如:实现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全覆盖,逐步实现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并轨;提高农村低保标准和补助水平;完善农村五保供养政策,保障五保供养对象权益;提高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筹资标准和国家补助水平,加大财政对农村医疗救助的扶持力度;建立健全农民工养老保险办法,提高参保率等。

(五)加强农业基础设施建设,为农民增收夯实根基。探索多元化的农村基础设施投入机制,以美丽乡村建设为契机,加强空心村整治,扩大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试点范围,积极建设新型农村社区,逐步完善农村水、电、路、信息等为重点的基础设施;实施沃土工程,加强基本农田、滴灌、喷灌、排水和机耕道等现代农业设施以及市场设施建设,建立有效的农村基础设施后期管护机制,提高服务能力,增强农业发展后劲。加快石漠化治理和生态修复,立足各地气候特点、资源禀赋和产业基础,合理调整农村产业和土地利用结构,扶持特色产业和绿色产业发展,为农民增收创业打牢坚实的基础。

(六)提升农业产业化水平,拓宽农民增收渠道。一是培育壮大龙头企业。围绕我省特色优势产业,加快龙头企业的培育和发展,积极引导转化一批,扶持壮大一批,招商引资新上一批,借助外力挂靠一批,形成大企业带小企业、主体项目带配套项目、上下游产业配套的企业体系。二是扶持专业大户、家庭农场和农民合作社等新型经营主体,努力提高合作经济组织覆盖面、提高优势特色产业组织化程度、提高产业发展的科学化水平、提高经营能力和效益。三是着力引导龙头企业、专业合作社与基地、农户建立紧密的产销联系机制,有效提高农民的组织化程度。四是加快发展农产品加工业和休闲农业。我省农产品众多,质量上不去,效益就不会高,要切实抓好农产品品种、品质、品牌建设,提高商品率和市场竞争力。充分利用我省独特的气候优势,大力发展乡村避暑休闲旅游,带动农村二、三产业的发展,为农民增收开辟新的增长点。

(七)加快发展林业经济,促进生态文明建设和农民增收有机结合。农业是高度依赖资源条件、直接影响自然环境的产业,农业的资源利用方式对实现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影响。针对贵州林业资源丰富和喀斯特山区治理、生态建设的要求,充分利用各地林业资源,大力发展林业经济和林下产业,重点加快油茶、核桃和竹子等基地建设,提高林产品在农民收入的比重,发展林下养殖业和林下种植业,把禽类养殖和食用菌、中药材栽培作为调整畜牧业结构,发展特色林业经济的优选项目,进一步拓宽农民增收致富渠道。

表3 :2010、2011、2012年贵州9个市(州)和88个县(市、区、特区)


农民人均纯收入数据表